loli糖分控

云深趣事

青蘅君和蓝夫人很恩爱因为一些特殊原因夫人还是在小筑里居住


人物墨香铜臭


ooc是我的,没错是我的哈哈


非常ooc特别ooc!文笔巨烂


非骨科啊啊啊!亲情向


只是因为我想看蓝氏双壁的童年所以在闺蜜的怂恿下写了这篇文,不要打我呀(抱头)


—————————————————






云深不知处




   窗外的雨滴洒满庭院,水雾笼罩着整个云深不知处,院子里的龙胆花瓣上缀满了露水,小筑内的白衣女子静坐坐在窗边,烛台上的火光映着她的脸,女子的眼中带着柔情,目光像暖阳一般地看着自己怀中尚在梦呓的小团子。




   怀里的小团子似乎是感觉到了母亲的视线,缓缓地睁开了双眼,肉肉的小手对着娘亲一抓一抓的,小手臂在空中挥着。“娘亲…娘亲”小家伙似乎是还没睡醒朦胧着双眼,奶声奶气的喊道。“阿涣乖,娘亲在,娘亲在”蓝夫人温声道。摸了摸小团子的头




     小筑外,响起了青石板被踏过的清脆响声,雨水滴落在油伞上的声音,桃木雕花的木门被推开的声音。寻声看去,一位身穿蓝氏家袍,头戴云纹抹额的英俊男子站在珠帘下。“青蘅,你来啦”蓝夫人的语气轻柔带着几分上扬,青蘅君对她微微一笑,面色温煦柔和仿佛三月里的春风。他点了点头便答道:“我来看看阿涣,嗯……”蓝夫人看着他夫君欲言又止的模样觉得好生有趣,忍不住打了一个小小的坏心思。她装作很是受伤的样子答道:“原来…你只是为了来看阿涣呀…看来是我自作多情咯~”说完还提起衣袖遮住半边脸,透着薄薄的衣料观察着她的夫君。“不是的…我…我是真的很想你”青蘅君连忙解释,说完依旧是面不改色,只是耳垂以肉眼可见的速度染上红晕起来。




  蓝夫人轻声笑了笑,心想着自己的夫君真是太可爱了,这时我们的小蓝涣被爹妈无视了一段时间后开始闹脾气了,皱着眉头大眼睛直直的盯着爹爹,圆圆的脸颊一鼓,这一系列的行为都表现出了我们蓝小少爷对爹爹突然跑来抢走自己娘亲的注意力表示十分不满,蓝夫人好像注意到了这空气中奇怪的氛围,低下头看看自己怀里的小团子再看看站在一旁的青蘅君,忍不住笑出了声,说道:“你们这一大一小,是吃醋了吗?”声音里透露出藏不住的笑意。青蘅君看了也跟着笑了起来,三个人的笑声在雨季的云深里回荡着。




  时光飞逝,四季也在不停的变换,转眼间,当年的那个粉雕玉琢的小娃娃已经长成一个温文尔雅的小公子,穿着略微宽松的蓝家校服,整理的一丝不苟的抹额规规矩矩的戴在额头上,随着年龄增长愈发明显的看得出这孩子以后的英俊模样,今天的小蓝涣神情与往常不同,更加的高兴,仿佛身边都自带了粉色小花花背景。脸上挂着挡都挡不住的灿烂的不能在灿烂的笑容,今天是去见娘亲的日子,因为是蓝家的嫡长子,蓝涣从小的功课就非常繁重,再加上是叔父亲自教导的平时自然也没有时间去找自己的娘亲。




     走过熟悉的青石板小径来到了母亲的所在之处,小蓝涣手中捧着几株用灵力滋养的极美的龙胆花。踏入小筑母亲正安静的看书。“娘亲!你看这是我摘给你的花!”闻声回头还没反应过来就被一团白色的身影扎进怀里,“阿涣是去哪里找来的被滋养的这般好的龙胆花呀~”蓝夫人低着头轻声说道。怀里的小人沉默不语,只是耳根子红的好似滴血一般。蓝夫人笑而不语,想罢这花应该是从青蘅的花园里摘来送给自己的吧。想到青蘅看到自己悉心栽培的龙胆花突然失踪的表情忍不住又笑了起来。




  “阿涣,娘亲悄悄告诉你一个小秘密可好?”说罢就立刻对上了一双充满好奇的眼睛。蓝夫人扯了扯嘴角对他说:“阿涣马上就要有一个小弟弟或者妹妹啦!开心吗”听到这个消息怀中的小娃娃抖了几抖,猛的抬起头来看着自己的娘亲,脸上写满了震惊和不知所措。愣住几秒后兴奋的跳了起来“我要有小妹妹了!真的吗!”蓝夫人看着兴奋不已的儿子感到无奈,还不知道是男是女呢就这么想要个小妹妹吗。




     次日我们的蓝大少爷把这个消息告诉爹爹的时候,吓得我们大名鼎鼎亲蘅君连笔都握不住了。也不顾云深不知处禁止疾行的家训一路火花带闪电的冲到了龙胆小筑,一家三口一起等待着小家伙的到来。